自费飞行员招生 > 招飞行员 > 招飞专业 >

解决中国的空中拥堵问题不能简单一刀切
2014-02-25 11:20 来源:未知 作者:责任编辑 点击:

    “解决中国的空中拥堵问题不能简单一刀切,”波音民机集团东北亚区销售及市场高级副总裁毛毅山2月14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真正的解决之道在于优化整个航空系统的效率——优化航线网络、优化机场设施、优化空中交通管理。”

 

  在毛毅山看来,中国国内航线网络多数都是以北京、上海以及广州这样的一线城市为枢纽,向外辐射的类型,“比如在北京周边有两个非常小的城市,这种小城市之间并没有直接的航空连接,那么B城市的人如果想坐飞机去A城市,他就不得不首先要飞往北京,接着再转乘飞往A城市。”

 

  事实上,大型枢纽机场航班密度过高导致的连锁问题正是中国航空业现状的写照:主要机场航班量不断增加,资源枯竭之后经过多次扩建,很快又被新的增量填满,接下来就是另寻新址修建更大的机场或者同一城市的第二机场。即使是航班量暂时没那么大的城市,也可以在规划的基础上将机场规模建设得越来越庞大。

 

  “目前,中国有大约20个机场受到了航班时刻的限制,这些机场的旅客运输量占中国民航整体旅客运输量的75%。目前,这20个机场有一半左右在高峰时段达到了饱和,而在未来20年时间里,所有这20个机场在高峰时段都将达到饱和。”空客发布的数据显示他们对此早有研究,并迅速给出了解决方案:推出A330区域版客机,这是一种中等航程的宽体客机,由此前A330系列衍生而来,并于去年下半年在中国率先推出。

 

  “采用宽体飞机来替代单通道飞机,是解决拥堵问题的有效方法之一。”空客中国公司总裁陈菊明此前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正像波音当初推出787客机时倡导的点到点直航与空客推出A380客机时提出的枢纽到枢纽连接这样完全不同的航空运输理念一样,在解决中国空中拥堵问题上两家公司也提出了截然不同的方案。

 

  “目的地城市之间的直飞,不经过枢纽机场中转能够有效解决大型机场的拥堵问题,”毛毅山表示,“美国在上世纪70年代也出现了空中拥堵的情况,为此我们设计了767宽体飞机,但随着美国政府采取一系列措施放宽对航空业的管制,建设了更多机场并优化了航线,这一系列举措使得航空公司得以开通大量中小城市之间的航线,并导致767在设计生产出来之后在美国没有市场,因为航空公司都转而去买窄体机了。”

 

  按照波音公司的观点,短程航线使用宽体飞机效率不高,并且从环保的角度来看也会带来更多的排放。

 

  但空客显然为A330区域版的营销做了周密的铺垫工作。空客发布的数据显示,“在原来用6架单通道飞机执飞的短程航线上,将其中的两架单通道飞机换成宽体飞机,可以节省11%的空域,同时提高22%的运力。如果再进一步将6架单通道飞机换成3架宽体飞机,则可以节省25%的空域,同时更进一步增加运力。”

 

  尽管这样的分歧暂时并没有办法通过实际运营的效果得到进一步检验,但中国航空公司快速扩张的需求显然让各执一词的双方都持续有所斩获。过去一年,空客连续第四年向中国交付超过一百架飞机,而波音则交付了143架飞机给中国客户,其中单通道的737机型全部产能中28%都被中国市场所占据。

 

  这些增长很大一部分得益于新客户的集中涌现,而这些新兴航空公司也成为两巨头争夺的重点。